它,不只是一个行李箱

“安顿好了入宿事宜,我拿起了手机,为受伤的小红拍下了照片。如果有一天,小红的生命真的无法挽回,至少我留下了它最后的生命面容,一个可以让我缅怀的它,一个日后可以让我重温的它。尔后,我找了张白纸,为小红包扎了伤口,思量着如何捉起手柄,好让彼此都不再受到伤害。”

摘自《再见•再看见》
文/傅玉环

Read more